欧洲杯重庆艺术让城市升级

  大约是从2018年的初夏开始,重庆这个城市,被贴上了“网红”的标签。社交媒体上随便一刷就是跟动画片《千与千寻》场景“撞款”的洪崖洞夜景、李子坝的“穿楼”轻轨,还有俯瞰长江及两岸城市风光的长江索道。据重庆市旅发委公布的统计数据,当年那个五一长假,仅洪崖洞一处就接待游客量达14万人次,同比增长120%;到了十一长假,这个数字变成了惊人的79.67万人次。打造新洪崖洞景区的牵头人,小天鹅集团董事长何永智对媒体说,那几天她自己都没能挤进去。

  这也应了那句话:大红靠命。重庆所有这些被网络追捧的打卡点,都不是刻意的举措。地处长江、嘉陵江交汇地带的洪崖洞有着千年历史,从前是军事要塞,抗战时期则是许多逃到重庆的难民的栖身之所,由于太过破败,到了2001年才开始被重新规划。李子坝轻轨站是重庆轻轨2号线年建成,刚好穿过李子坝正街39号商住楼6-8层,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而长江索道则30多年来一直都是重庆市民往返渝中区和南岸区的特有过江交通工具。

  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建在平行岭谷的大都市,重庆有着地理学家眼中极具代表性与吸引力的地理现象(川东平行岭谷是世界上特征最显著的褶皱山地带之一),而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则意味着需要靠山筑屋,遇水架桥。3000多年的历史沉积才有了今天的“8D魔幻”。但无心插柳的“网红”饭总归吃不长久,重庆近年来也走上了“公共艺术让城市升级”的道路。

  与先前提到的几处打卡地同样位于渝中区的印制二厂文创园(简称“二厂”),曾是民国时期中央银行印钞厂所在地,1953年,这里成为重庆印制二厂,如今是重庆新近最为火爆的文艺地标之一。有“二厂厂长”之称的周迓昕原本在鹅岭公园里经营一家当代艺术中心。本来是为了寻找一个库房,结果没想到最终将印制二厂留下的20多栋老厂房全部租下,打造了伦敦TESTBED园区的英国知名建筑设计师Will Alsop主理了二厂改造项目。而在这个过程中,周迓昕收购了TESTBED园区,将之改名为“TESTBED 1”,所以二厂又有了个更国际化的名字是“TESTBED 2”。不过二厂的火爆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2016年张一白的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在这里取景。四五年过去了,集艺术中心、设计商店以及各种特色餐饮于一体的二厂,欧洲杯除了吸引着来自国内外的文艺爱好者之外,依旧还有不少慕名而来的电影粉丝。

  南岸区的龙门浩老街是重庆主城区保存最完好、规模最大的历史文化老街。相传从宋朝开始这里就叫“龙门浩”,19世纪末成为中国最早对外开埠的内陆通商口岸之一,欧洲杯其中包括有重庆海关别墅旧址、美国使馆酒吧,以及觉林寺报恩塔在内的18栋历史文物建筑。2018年,这条老街在“开埠文化”、“抗战文化”、“巴渝文化”的标签下重建。修缮老街和老建筑使用了从全国各地搜罗到的160余万块老青砖和40余万片老瓦;墙绘、浮雕、圆雕等公共艺术装置,据说都是有史可考的“老街往事”。而在龙门浩老街顶端还有一个星光观景平台,由10米×10米的全玻璃制作而成,是眺望渝中半岛的最佳观景点。

  除了旧城改造,新的城市景观也层出不穷。比如位于渝中区解放碑CBD的国泰艺术中心,已经成为这个城市的新地标之一。整个建筑由原先的国泰大戏院和重庆美术馆合二为一,包括1个800座中剧场、2个350座小剧场以及美术馆展厅。互相穿插、叠落、悬挑的外观造型源自重庆湖广会馆中一个名为“题凑”的多重斗拱构件,几何级的放大之后,颇有城市雕塑之风。

  除了引人瞩目的大部头,城市的细微之处也有看头。位于重庆桃园公园半山腰上的一块洼地中,由直向建筑事务所设计的桃源居社区中心。连续的屋顶将文化中心、健身中心和公共健康中心三栋独立的建筑连接起来,形成一个整体;屋顶上下起伏,与山地相呼应同时也圈出了一个斜坡花园和一个可以举办社区活动的绿地广场;而两个庭院与建筑四周有多条线路相连接,也借鉴了当地传统建筑中类似“风雨骑楼”的半户外行走空间的设计;的确做到了建筑与周遭自然景观的融合。

  还有曾获得WA建筑成就奖、中国建筑学会中国建筑设计奖金奖以及香港建筑师学会两岸四地建筑设计大奖卓越奖的四川美术学院虎溪校区的图书馆,也被城市爱好者口口相传。这个汤桦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建筑作品同样位于一处山地中,取材于当地随处可见的砖窑、仓库等等建筑原型,以简洁整体的形式做到了既醒目又合理的存在。

  这个城市对公共艺术的关注也促成了2018年末以“符号、象征与实在——艺术栖身青山绿水之间”为主题的悦来公共艺术大展,由隋建国策展,孙振华为学术主持,俞可为展览规划,邀请了丁乙、谷文达、刘韡、庞茂琨、宋冬、汪建伟、向京、岳敏君、尹秀珍、张大力十位目前在中国当代艺术舞台上最活跃、最有号召力的艺术家们进行跨界创作。无论是当代艺术爱好者还是普通民众,都可以在重庆国际博览中心及其附件欣赏他们的作品。比如丁乙的《山房》,一个小型的公共空间,可以为不同年龄阶段的人群提供多功能的空间——儿童游戏场所,容易辨识的地标汇合点,社区活动的场地等,同时也欢迎所有走进其中的人发掘新的互动方式。而尹秀珍的作品《尾喉》,呈现出一个巨大而闪耀的消音器尾喉,既是工业化对环境影响的思考,又是对人在被破坏的环境中困境的反思,也像是对重庆这样一个曾经以重工业立足的城市的发展和改变的一个应景的注脚。■(编辑:九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