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点一根烟思考“永动机”原理:员工持股

  大多数的管理者习惯了左手一杯茶,右手一根烟。点上金色阳光,吞云吐雾,好不自在,你以为他们在享受人生?仔细瞅瞅他们独有的深黑色“卧蚕”,了。平凡的身体,承载着大大的忧愁。每天除了思考经营日常业务外,还要为如何有效进行员工激励而发愁。不来支烟,怕是要薅光了秀发。

  这里的员工也不容易,或是办公室里对着电脑,拼命码字,或是在外四处奔波、披荆斩棘。烟不能随意抽,只能抚摸越来越靠后的发际线排压解难。

  但是世界上没有永动机,超负荷的运转无论是公司体制还是员工作业都会在不久的将来迎来临界点。世间万物,皆有平衡,一旦突破,结果堪忧。Mr.Big最近老看到关于员工股权激励的新闻,欧洲杯。或许员工持股会是个良策?猛吸几口手头的烟后,Mr.Big暂且搁置了“灵感来源”,亲自搜集员工股权激励资料。他看到了一个有趣故事。

  李某某应该是Mr.Big见过的最有恒心的一个人了,第一次起诉被驳回;不甘心,上诉,再次驳回;心不死,提再审,结局就是这么的残酷,驳回申请!

  李某某在1982年入职深圳市翔盈股份公司(以下简称“翔盈股份”或“公司”)。此时,翔盈股份还是国有企业,但是1999年7月,国家股份全部退出,企业改制完成,翔盈股份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民营企业。

  就在李某某兢兢业业工作了15年之后,老板领悟到,打胜仗没有敢于冲锋的兵,足智多谋的将是万万不能的,为了鼓舞士气,凝心聚力,争取日后更多的成功,是时候给这些精兵巧将分福利啦!1997年5月,那个春末夏初的美好日子里,翔盈股份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员工持股制度改革。

  李某某作为翔盈股份的一份子,自然参与了这场旷日持久、史无前例的改革。瞅准时机,大笔一挥,豪掷千金,李某某以现金出资85,632元,持有公司股份178,400股。按照当时的约定,每股人民币一元,李某某掐指一算,一下子,自己拥有了公司 8.5632 万股股权,享有股东的权利和义务,真的是翻身农奴把歌唱!

  按照当时的员工持股改革方案,员工持有的股份由翔盈股份工会委员会(以下简称“翔盈工会”)代持。尽管如此还是把他们开心的,一下子都有了干劲。

  5个月后,翔盈股份再次通过增资扩股方式扩大员工持股比例。又来?满满的福利诱惑着李(you)某(qian)某(ren)再次以现金出资228,000元,增加持股380,000股,股权基准又加上了22.8 万。这一来二去的,截止1997年10月27日,有钱李合计持有公司31.3632万股股权!

  老板总是对数字特别敏感。Mr.Big立刻拿起手机,打开计算器,照着电脑上的数字一个一个输入,然后按下除号键,再输入下一串数字,是的,他在算每股股价。Mr.Big发现,10月的这次增资扩股,每股股价竟然比5月提高了0.12元(5月股价为0.48元/股,10月股价为0.6元/股)。而李某某10月的这次加仓,无论是增股数量,还是出资金额,都比5月来得“更加猛烈些”。员工持股对下面的人来说真的有这么大的诱惑吗?

  李某某本可以坐在家里美滋滋地数数钱,过得无忧无虑,可难抵心里那股子正义能量的涌动。2005年,李某某在翔盈股份年终总结大会上公开指责公司某些高级管理人员侵害了公司的利益!这般正义凛然,必须值得夸奖,但现实总是残酷的。公司主要负责人哪能容忍李某某这般污蔑自己全心全意为公司服务的“赤忱之心”!他们聚在一起,商量对策,考虑到自己文明人的身份,决定先以双方协商为主。他们多次和李某某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并明确提出以底价收购他持有的股份,但李某某均表示不接受。头可断血可流,良心不能泯灭!

  这一来可把翔盈股份的那些负责人给气坏了,软的不吃,那只能来硬的了!报告公正的警察同志,李某某涉嫌职务侵占,还请明察!就这样,在翔盈股份的告(wu)发(xian)下,李某某在2006年4月17日至2006年4月30日期间被深圳市福田区公安局刑事拘留。说时迟那时快,李某某一被关进去,翔盈股份就对其做出除名决定,并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终于解决了隐患!

  绝不能冤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后因并无证据证实李某某涉嫌职务侵占犯罪,检察院不批准逮捕。2006年4月30日,李某某重获自由身!

  2010年8月,李某某接到银行通知,自己的账户中收到翔盈股份存入的款项415,607元,当时翔盈股份并没有向李某某告知过支付上述款项的原因。这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吗?哦,不对,应该是股份分红款吧。但其实,翔盈股份在打钱给李某某账户的时候,备注了两笔款项的性质分别为退股款和退股奖励金。哎呦,瞧这不细心,还当成了分红,这可不,暗暗地给自己挖了个坑。

  两笔不小的收入,加起来200多万,彻底买断了李某某与翔盈股份之间的关系。

  李某某觉得冤枉啊,自己明明没有跟任何人或单位签订过关于股权转让的协议书或是类似文件,更没有“退股”的行为,怎么就被除名了?我要起诉,确认我就是股东!

  但是区法院认为李某某与翔盈股份之间存在关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问题的劳动争议,该劳动争议是处理本案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的前提条件。恰巧的是,劳动争议需经仲裁前置程序予以处理,所以“无情”地驳回了起诉。

  冤枉啊,真的冤枉啊!李某某不忘初心,向高院申请再审,认定自己就是名副其实的股东,请求确认自己的股东身份和31.3632万股的翔盈股份股权权益。公平的判罚仅靠主观判断是远远不够的。高院作为正义的化身,综合分析主客依据,认为李某某所主张的股东身份及股东权益,是以其为翔盈股份内部员工为前提,具有员工劳动福利性质的国有企业内部员工持股。前述法院认定李某某的股东身份和权益应以其与翔盈股份之间的劳动争议解决为前提,而劳动争议需先经劳动仲裁前置程序正确。再者,李某某在2010年收到翔盈股份的两笔退股款和退股奖励款后并未提出异议,在2015年9月23日的《协议书》中又再次确认其离职退股的事实,并收取了翔盈股份的生活补助款165万元,应视为其对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及企业内部退股事宜的确认。前述法院驳回其起诉上诉并无不妥,再审申请理由也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再度驳回!

  Mr.Big拿起了搁置在一边的烟,轻轻抽了一口,开始深思。他当然知道,自古以来,那些发展理想,立足于行业前沿的公司除了技术水平过硬之外,还有一批能干实事,肯干实事的员工。近几年来,Mr.Big一直在思考,如何留住人才、吸引聚焦人才,如何在有利于公司的快速发展的同时,降低人力薪酬成本和激励资金成本?员工股权激励不失为一个妙招,但是如何使之持续有效运转,值得探究。

  电话里,Mr.Big跟明律师介绍了这个打不死但又极其悲催的李某某,还讲了自己的疑惑,明律师思考片刻,说到:员工股权激励主要是通过附条件给予员工部分股东权益,使其具有主人翁意识,与公司形成“命运共同体”,可以有效促进公司与员工的共同成长,帮助公司实现稳定发展的长期目标。但是如何建立长效激励约束机制,形成资本所有者和劳动者利益共同体一直以来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在我看来,这就像永动机的原理,其重点在于如何实现零摩擦。李某某的案例提醒我们注意员工持股后“股东-员工”的双重身份关系。

  员工持股最特别的地方在于因员工股权激励计划引致的劳动者身份的变化。员工通过增资持股,摇身一变成为公司股东,对于担任股东的劳动者所引发的纠纷,应该如何解决呢?员工股权激励纠纷是否适用于劳动法呢?实务中,不同地区、不同层级的法院就股权激励争议与劳动争议之间的关系分歧严重,目前仍没有较为统一的裁判依据。本案中,区法院、中院以及高院均认为李某某所主张的公司股东身份及股东权益,是以其为翔盈股份内部员工为前提,具有员工劳动福利性质的国有企业内部员工持股,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规定的股东。因此本案在处理的时候要求李某某先解决劳动合同违法解除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法院肯定了股权激励属于劳动法调整的范围这一观点。但是我们也发现,在其他类似案例中,有法院认为股权激励是劳动者薪资等基本劳动权利保护外为优化薪酬制度额外实施的,由其产生的股票收益不属于劳动法意义上的工资等劳动报酬,该收益属于奖励,因此不属于劳动法的调整范围,不属于劳动争议。考虑到目前针对“股东-员工”双重身份产生的纠纷尚无统一裁判标准,建议公司在编制章程、制度等规范性文件时对公司员工内部持股问题作特别规定,尽量避免后续法律纠纷的发生。

  关于受激励的公司员工与公司之间的关系,正如前文所提到的,在实行股权激励之前,员工与公司之间仅存在劳动关系,欧洲杯李某某在1997年5月前还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员工,但是在完成内部持股之后,成为了公司的股东。此时,二者之间就产生了“股东-员工”的双重身份关系,而这两种关系的建立是有先后顺序的。不同于《公司法》中规定的“股东”,员工转化为公司股东的前提是其与公司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正如本案所涉中院所说的“李某某的股东身份应以其为翔盈股份内部员工为基础”。至于持股之后产生的收益或是因内部持股产生的其他纠纷究竟应当适用劳动法或是公司法,判罚如何,都不会影响员工内部持股情况下劳动关系成立在先,股东关系成立在后的事实认定。回归本案,李某某既是股东但更是员工,其与公司签署的认购协议书中却约定了“持股员工的股东身份存续不以持股者具有何种劳动关系存续为前提,离退休不影响李某某股东身份的存在”,该款约定似乎与我们所讨论的双重关系中劳动关系为先的观点相冲突。李某某在上诉时甚至以此为依据,对公司来说极为不利,所幸法院审理时并未参照该条款,也侧面肯定了我们的观点。为避免今后出现此类现象,将公司置于不利地位,建议在今后运行员工内部持股计划,与员工签署股权认购协议书时注意对员工脱离公司后,其所持有股份如何处置进行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