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油价格居高不下引发关注 专家:保障“油瓶

  【食用油价格居高不下引发关注】目前,国内市场上各种各样的植物食用油应有尽有,消费者可以任意选购。随着春节临近,植物食用油价格居高不下引发关注。

  对此,国家粮油信息中心分析师郑祖庭表示:“我国油脂油料生产能力不断增强,粮油储备制度较为完善,食用油进口渠道多、来源广,供应有保障。”

  日前,记者走进北京市西钓鱼台地铁站旁的一家大型超市,只见豆油、菜籽油、花生油等几十种食用油摆满货架,总体来看,今年食用油价格比往年贵了不少。

  实际上,从2020年初菜籽油价格大幅上涨到棕榈油被热炒,国内食用油价格一直保持上升态势,目前仍处于高位。我国植物食用油对外依存度高,豆油、菜籽油和棕榈油三大食用植物油品种中,豆油对外依存度超过80%,棕榈油全部依赖进口,国际国内食用油价格联动效应强,国际市场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对国内食用油价格产生影响。欧洲杯

  郑祖庭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国际油料减产、国内临储菜籽油见底、投机炒作等各种因素叠加,共同推动了国内植物食用油价格上涨。首先,国际国内油料价格坚挺对食用油价格起到支撑。从国际市场看,世界最大大豆生产国巴西大豆库存耗尽、世界主要油菜籽生产国因干旱减产、加拿大油菜籽检出有害物质等一系列事件,造成进口大豆、油菜籽价格上涨。从国内市场看,国产大豆和油菜籽上市以来价格高开高走,2021年1月28日,黑龙江食用大豆价格为每吨5680元至5800元,同比上涨2000元至2200元;南方油菜籽价格为每吨6250元至6800元,同比上涨1250元至1500元。

  其次,国际市场植物油价格上涨传导致使国内植物食用油价格上涨。受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下降、印度尼西亚政府进一步提高出口关税等因素影响,国际市场棕榈油价格上涨,带动南美豆油价格上涨,与国内食用油价格联动效应明显。

  从目前来看,我国食用油供应充足。2020年我国大豆进口突破1亿吨,国产大豆产量达1960万吨,均创历史新高,为我国食用油市场保障供应奠定了坚实基础。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预测,2020/2021年度(当年10月至次年9月)我国植物食用油产量3070万吨,同比增加140万吨;预计进口量1068万吨,同比减少92万吨;预计年度植物食用油消费量3611万吨,同比增加66万吨;预计工业及其他消费486万吨,同比减少40万吨。预计年度植物食用油供需结余24万吨。

  目前,我国油料供给主要依靠进口。近年来,我国持续加大国产油料种植面积,不断提高国产油料自给率,国产大豆、油菜籽、花生、葵花籽、亚麻籽等油料作物播种面积不断扩大。但是,受到资源和经济效益低等因素制约,短期内我国油料播种面积难以大规模增加,仍需要通过进口补充余缺。

  近年来,国产油料自给率稳步提升,增强了我国保障食用油安全的底气。我国推动实施大豆振兴计划,2020年国产大豆播种面积1.48亿亩,产量1960万吨,连续5年实现“双增长”。油菜籽是我国第二大油料作物,2020年我国油菜籽产量1380万吨,同比增加32万吨。此外,我国还大力发展花生、葵花籽、亚麻籽、棉花籽、葡萄籽等油料作物,以及油棕、油橄榄、核桃、油桐等木本油料作物,国产油料供应稳定增加。

  油料对外依存度过高是我国保障食用油安全的最大隐忧。疫情发生以来,虽然部分油脂油料主产国采取阶段性封锁措施带来影响,但国内应对措施有力,对我国油脂油料市场影响不大。主要原因在于:一是全球油脂油料市场化程度较高,各国完全限制出口可能性较小;二是全球大豆产量再创新高,巴西大豆丰收在望,中美经贸关系有所缓和,我国进口美豆数量增加,大豆供应充足。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预计,2020/2021年度我国大豆进口量9800万吨;三是我国食用油进口品种齐、渠道多、来源广,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棕榈油生产国供应充裕;四是国内食用油储备充裕,应急加工和物流运输等保障措施到位。

  据监测,2021年1月至2月我国进口大豆到港1500万吨,明显高于上年同期的1351万吨。随着2月下旬巴西新季大豆将集中收获上市,3月巴西大豆到港量有望大幅增加。“近期国内菜籽月均到港量保持在20万吨左右。我国进口大豆供应充裕,大豆库存储备充足,市场供应有保障。”郑祖庭说。

  当前,由于国内外市场形势复杂,疫情仍有很多不确定性。郑祖庭认为,从长期来看,必须统筹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拓宽进口来源和渠道,充实完善油脂油料储备,保障国家油脂油料安全。

  一是充分挖掘国内增产潜力,提高自给水平。继续推进实施大豆振兴计划,稳定大豆播种面积在1.4亿亩;鼓励南方地区利用冬闲田增加油菜种植,稳定扩大北方春播油菜种植面积;扩大黄淮海和南方适宜种植区域的花生面积;鼓励南方地区利用荒山荒坡新造油茶林;加快发展油葵、芝麻、核桃、油沙豆、油橄榄等特色油料生产。

  二是积极参与国际粮食安全治理,实施多元化进口策略。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业国际合作,拓展油脂油料进口来源渠道。优化与美洲大豆生产国、东南亚棕榈油生产国的合作,拓展与欧洲、黑海和非洲等地油料潜在生产区的合作。

  三是建立健全油脂油料贸易政策体系和进出口协调机制,鼓励支持具有国际资源整合能力的企业开展产业链上下游并购,支持国内企业布局海外油脂油料种植、仓储、物流市场等,打造跨国大粮商,掌握更多油脂油料资源,提高国际贸易影响力。

  四是做好应对油脂油料进口风险预案。加强食用油储备管理,适当增加进口大豆、油菜籽和食用油储备规模。加快应急体系建设,引导大型粮油加工企业保持合理商业周转库存。加强市场供需形势分析研判和监测预警,及时发布生产、流通、价格等信息,引导市场预期,保障市场平稳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