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14家能源央企亮出“高管工资条”!两网、

  随着2020年的结束,根据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信息公开和公司司务公开工作的有关要求,各大央企也陆续公布了公司2019年度的企业负责人薪资情况。据国际能源网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4家能源央企公布2019年度的企业负责人薪资情况。其中包括:五大发电集团、三桶油、两网、两核及两建。

  央企在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主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占据支配地位,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据国资委考核分配局资料,央企高管薪酬收入由三个部分组成,税前薪酬=应付薪酬+社会保险、企业年金、补充医疗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的单位缴存部分+其他货币收入如补贴,其中,应付薪酬由国资委核定。

  从2019年度能源央企负责人薪酬情况对比表可以看出,2019年年薪最高的为国家电网现任董事长、党组书记辛保安,其2019年度应发年薪86.86万元,社会保险、企业年金、补充医疗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的单位缴存部分为23.38万元,合计获得收入110.24万元;国电投党组书记、董事长钱智民位列榜尾,其2019年度应发年薪为71.89万元,社会保险、企业年金、补充医疗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的单位缴存部分为17.65万元,合计获得收入89.54万元。

  国际能源网记者注意到,14家企业领导人中仅有四位年收入不到百万,分别是中广核、中核、国家能源集团和国家电投董事长。三大石油公司的负责人薪酬依然排在比较靠前的位置。其中三大石油公司中最高收入者为中海油董事长汪东进,收入为109.01万元,仅次于国家电网董事长辛保安。中石油、中石化紧随其后,这充分说明了2019年石油市场依然保持不错的发展态势,相比2020年的负油价来说,三大石油公司开出百万薪酬并没有多少压力。

  数据显示,国家能源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王祥喜2019年度应付年薪为71.89万元,社保及住房公积金单位缴存部分为19.49万元,合计从国家能源集团获得收入91.38万元(2019年3月上任)。国家能源集团党组副书记、总经理刘国跃2019年度合计从国家能源集团获得收入11.50万元。数据显示较低,主要原因为刘国跃2019年11月才就任总经理。经计算,2019年国家能源集团领导团队总年薪为873.6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能源集团收入最高者为原党组副书记张国厚,其应付年薪+社会保险收入高达99.55万元。董事长王祥喜2019年3月才从湖北省政府调入国家能源集团,张国厚现任中国华电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

  从中国大唐集团的薪酬情况中可以看出,2019年度大唐集团年收入最高的是现任董事长陈飞虎,年收入达100.12万元。据国际能源网记者计算,2019年中国大唐集团领导层总年薪为649.6万元。

  数据显示,华能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舒印彪2019年度合计从华能集团获得收入101.98万元,是华能集团收入最高的。其次是华能集团党组副书记邓建玲,2019年度合计从华能集团获得收入94.21万元。

  数据显示,华电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温枢刚2019年度应付年薪为80.84万元,社保及住房公积金单位缴存部分为23.61万元,合计从华电集团获得收入104.45万元。

  华电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总会计师(现)邵国勇2019年度应付年薪为72.76万元,社保及住房公积金单位缴存部分为22.67万元,合计从华电集团获得收入95.43万元。

  根据发布的薪酬报告显示,国家电投董事长、党组书记钱智民2019年度应付年薪为82.10万元,社保及住房公积金单位缴存部分为17.65万元,合计从国家电投获得收入99.75万元;国家电投总经理、党组副书记江毅2019年度应付年薪为82.10万元,社保及住房公积金单位缴存部分为16.65万元,合计从国家电投获得收入98.75万元。

  经国际能源网记者计算,2019年国家电投领导团队总年薪710.91万元。

  在国家电网的高管薪酬情况中可以看出,国家电网高管2019年度收入状况整体良好,年收入都在近百万元左右,其中总经理辛保安2019年度应付年薪为86.86万元,社保及住房公积金单位缴存部分为23.38万元,合计从国家电网获得收入110.24万元。国家电网董事、党组副书记韩君2019年度合计从国家电网获得收入100.85万元。经计算,2019年国家电网领导团队平均年薪已超过百万。

  国际能源网记者,发现2019年,国家电网收入最高的并不是现任董事长,而是原董事长寇伟。据了解,寇伟于2020年1月就已离任。随后,毛伟明从江西北上担任国家电网董事长,任职仅308天后再南下调任至湖南政府。2020年5月11日,寇伟任大唐新能源非执行董事及董事长。

  经国际能源网记者计算,2019年南方电网领导团队平均年薪93.80万元。虽然南方电网与国家电网同为国内两大电网公司,但从薪酬情况来看,国家电网略胜于南方电网。

  中海油2019年度高管薪酬总计834万元,紧邻中石油,属于中上水平。需要注意的是其现任董事长汪东进,从2018年3月进入中海油任副总经理算起,到2019年10月出任中海油董事长、党组书记,仅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同时通过对比,其他副总经理的薪酬水平,其应付年薪未免过低。

  在中石油的高管薪酬情况中,最令人瞩目的便是前董事长王宜林106.77万元的合计薪酬。同时,除一把手外,领导班子其他成员收入水平相差不多,并且整体较高。

  2020年1月,王宜林到龄退役,卸任中石油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后王宜林任职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外部董事,聘期三年。2020年3月,中国石化原董事长戴厚良任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数据显示,中国石化董事长、党组书记戴厚良2019年度合计从中国石化获得收入106.55万元。中国石化总经理、党组副书记(现)马永生2019年度合计从中国石化获得收入103.63万元。

  国际能源网记者发现,中国石化是14家能源央企中唯一有其他货币收入的企业。

  1999年7月1日,在国家原五大行政性军工总公司基础上重组十大军工集团,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成立,是国家战略核力量的核心和国家核能发展与核电建设的主力军,曾实现中国大陆核电“零的突破”的辉煌历程。但是,其2019年度高管薪酬情况却让人有些失望。中核集团高管并无一人年收入达到百万。最高的是董事长余剑锋和总经理顾军,2019年从中核集团获得的收入仅98.55万元。

  中广核集团收入最高者为原董事长贺禹,其应付年薪+社会保险收入高达99.37万元。据国际能源网记者计算,2019年中广核领导团队总年薪为672.01万元。

  数据显示,中国能建董事长、党委书记汪建平2019年度应付年薪为80.73万元,社保及住房公积金单位缴存部分为20.52万元,欧洲杯合计从中国能建获得收入101.25万元。中国能建总经理、党委副书记丁焰章2019年度应付年薪为80.73万元,社保及住房公积金单位缴存部分为20.52万元,合计从中国能建获得收入101.25万元。

  经国际能源网记者计算,2019年中国能建领导团队总年薪为864.57万元。

  根据数据显示,中国电建党委书记、董事长晏志勇2019年度应付年薪为81.60万元,社保及住房公积金单位缴存部分为22.32万元,合计从中国电建获得收入103.92万元。

  作为中国电建“二把手”孙洪水2019年年收入与董事长晏志勇持平。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5月18日,中国电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因工作调整原因,孙洪水不再担任中国电建总经理职务,担任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

  经国际能源网记者计算,2019年中国电建领导团队总年薪为807.15万元。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能源央企相关管理层的薪酬待遇较为接近,14家集团公司一把手平均年收入超过100万;从能源企业本身的角度看,支付百万年薪并不高,但是从央企的特殊性看,一些央企的负责人可以直接调任地方政府担任官员,其薪酬变化就需要有相应的规范。

  而央企的薪酬制度改革一直以来是国企改革的重点内容,央企职业经理人需要按市场化的角度支付薪酬,但行政体制下的央企高管则要依据同级别的政府官员的薪资定价,但从目前的数据看,丝毫看不出不同的薪酬体系改革的痕迹。央企薪酬制度改革究竟进行到何种程度,薪酬体系是否满足人才竞争机制的需求仍需进一步研究。